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分析】2021赛季

 最新消息     |      2022-06-09 23:10

  好久没写赛后分析,手有点生,写完下来读了一圈也觉得自己写得不是很好,望各位读者包涵。除了文章内容如果还有什么想讨论想了解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如果我写的有啥不对的也请各位指正~

  如果喜欢我的专栏,不妨来个三连+关注,比赛周赛后分析周一送上,非比赛周杂谈/新闻版随缘更新中~

  欢迎来到2021赛季的首场F1比赛,这场揭幕战就像我凌晨在动态里说的那样,是一场好比赛,但不是一场好看的比赛。如果是为了看冠军争夺的,恭喜你们赚到了,这场的冠军争夺战确实是久未有之的精彩,上一次抢到这种程度的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19匈牙利勉强能算,但是当时梅奔优势太大了),大家都激动。

  但如果从整场比赛的角度出发,马泽平在第三个弯角之后就成功烧光了自我,后面的比赛很难再说有什么好看的大场面出现,这是其一;而中游集团缺乏像去年萨基尔站一样的缠斗和博弈,这是我评价这场比赛不太好看的重要因素之二。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场比赛作为新赛季的第一场,总归是一个好兆头,希望这个赛季能够比上个赛季更精彩,也在这里祝贺周冠宇拿下第一个F2正赛冠军,同时祝贺Sir Lewis旗开得胜。

  首先,赛道事故方面,mazespin差一点就成功打破了1993年意大利站中乔丹菜鸟阿皮塞拉的最短正赛行驶里程纪录,当年的这位老兄F1生涯总里程数只有短短800m,如果不算昨天的两次暖胎圈的话,他应该是这个记录最有可能的继承人。

  加大师和里卡多的碰擦属于正常赛道事故,两个人都算是无责,只不过加斯利运气确实相对不太好而已……

  然后是瓦特尔撞奥康那一下,我觉得应该情况已经很明了了,就是瓦特尔非要抽内线,没抽成躲回去之后因为进了真空区没有抓地力,刹车不及撞上奥康,也是名场面“瓦特尔的反击”的复刻。兄啊,都快34的人了,长长心吧……赛后瓦特尔也是吃到+10秒和驾照再扣两分的处罚,这意味着四届世界冠军在新赛季的第一站就扣掉了驾照上快一半的分数,幸好他之前12个月的分数是满的,不然霍肯伯格可就真的要来随时待命了。

  头哥的退赛……真是天怒人怨的运气,三明治包装纸都能给吸进刹车导管,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呢……另据RaceFans网站的小道消息,Alpine其实遇到了小的引擎问题(而且在不断加强),如果消息属实,这也是头哥在直道上开着DRS追不近甚至还被同样有DRS的瓦特尔一口吃了的原因之一。

  关于策略,本站着重解析梅奔和红牛的策略大战,我们来看看红牛除了好像一开头就发生的故障之外到底输在什么地方。

  我们还是先来做做久违的算术题,倍耐力和F1官方加起来一共提供了7种策略备选,排除掉两个实在有点离谱的选项之后,我们获得如下结果:

  在巴林undercut的作用其实极佳,在车辆性能相近、战术安排类似的情况下,早一圈进站就会收获一些优势。这个情况可以从头哥的一停上得到体现,他通过早一停翻掉了本来已经超过他的斯托尔,而更晚进站的里卡多也吃了小亏,而澳洲人这个早不早晚不晚的一停在最后险些让他被速度劣势的赛恩斯超掉,后面会细说这两个人之间的圈速数据以及能够带给我们的一些指针类的判断参考。

  梅奔由于本站车辆性能略微有劣势,因此选择主动出击占据战术主动,ham选择在L13进站上白胎跟塔炮打消耗战,如果红牛在第二圈马上跟进的话,汉密尔顿翻掉塔炮的概率其实极大。根据赛道上两车差距的大概估计,ver在驶过维修区入口时两人差距大概23.3,就算红牛进站只用1.9仍然需要23.8,ham新胎跑完最后一段的时间只要小于24秒就能在T4前直道上干掉塔炮,0.9秒对于有新胎的ham来说是非常大的余裕,我们基本可以认为维斯塔潘和红牛如果选择跟策略的话是没有任何希望的,所以红牛选择不进,按照自己的节奏和策略来走反而是对的,一旦进站他们会陷入更大的麻烦。

  接下来梅奔需要靠博塔斯进站来倒逼维斯塔潘,在77进站时他与33的差距是6.2秒,按照赛前aws测算的长距离轮胎数据,塔炮晚进站一圈损失大概两秒,这意味着两者在L17开始时差距是4秒出头,考虑到梅奔进站的超常发挥,两人差距基本与数据预测保持一致,这也恰好证明aws这站的轮胎数据基本是合理的。

  虽然维斯塔潘的一停选择换上黄胎,但还是从轮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黄胎在寿命达到22圈之前都对白胎有速度优势,在比赛还剩38圈的情况下,换黄胎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当然最后和两个白胎stint策略相比的差距主要还是在末段,前15圈黄胎的圈速会有显著优势(计算衰竭大概快3s),尤其是两人需要更激进地驾驶赛车的时候,白胎可能会带来一些优势。

  但是红牛最大的失误随后就来了,维斯塔潘在二停窗口期间过于自信的决断导致他损失了相当一部分对汉密尔顿的优势。刚开始我以为他们选择39圈进站是打算采信aws的数据,不过实际上是因为圈速往下掉得厉害才不得不进站的。(当然这并不是指摘aws的数据有大误差,炮哥这一个stint基本还是推得比较狠的,白黄差距虽然有但不太大)

  我们仔细地看一看圈速记录就能发现,塔炮进行二停的最佳时机应该就是他告诉车队“把我扔外边”的第36圈,当时他和ham仍有16秒差距,如果红牛能够完成1.9秒的换胎,他有机会在出站之后和ham的差距保持在6秒左右,而且供他追击前车的圈数还增加了一些,最后拿到冠军的概率应该是更大的。

  不过另一个问题是,白胎的性能死点到底在哪儿。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用稍微后面的一组车手的圈速数据参考:里卡多和赛恩斯。

  两位刚换了东家的兄弟,经验水平上讲里卡多还是前辈,可以默认忽略两人对赛车熟悉程度的差距,在最后一段赛恩斯依靠新了5圈的白胎生生追了10秒,完赛时仅差里卡多1秒,完赛时两人的圈速其实差不多,再来一两圈也没意思,我们也暂且不讨论赛恩斯是否还有机会组特里卡多,就看看白胎的圈速数据。

  赛恩斯:L37换上白胎开始最后一个stint,在L53之后因为进入里卡多的乱流区(追到1秒了)导致圈速下跌。

  作为对比数据,再放一个勒克莱尔:同样是L32换上白胎,L51圈速明显下跌

  所以大致可以推断,硬胎的正常推进性能大概就能维持20圈,故维斯塔潘如果选择在36圈进站,就算能提前几圈真的超过ham,能不能在疯狂追了7,8圈之后在比赛收官阶段守住汉密尔顿的攻势还两说。当然,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至于为什么ham能撑到51圈才出现明显的性能下降,只能说他之前节奏把握实在是很好,基本维持在一快一慢,快慢相差0.5左右这样的节奏中,这样他才为最后的缠斗省下了一些轮胎。

  然后我们来算一算博塔斯的进站策略到底能影响什么,这个长达11秒的进站换胎又到底对梅奔的策略执行造成了多大损失:

  如果博塔斯的二停没有失误,那么他出站之后应该能正好卡在诺里斯前面,在ham身后大概10秒的位置,距离维斯塔潘29秒。博塔斯出站之后的圈速大概维持在34.4,和ham当时基本一致,这意味着他一圈能追塔炮1秒,在36圈之后维斯塔潘的黄胎圈速开始严重下滑,这个时候77可以一圈追1.5-2秒,如果红牛选择听ver的要求让他留在外面,那么等待他的将铁定是被翻掉的命运。不说77能不能在翻掉33之后对付出站之后开始玩命的33,至少维斯塔潘的追击进度会被大幅度拖慢,最坏的情况是在脱离77的纠缠之后追到ham之前轮胎耗尽。

  当然,博塔斯毕竟肯定挡不住维斯塔潘,他到底能做到多少也就是我们的凭空臆测了。

  总的来说,梅奔的战术设计是非常成功的。如果ver提前两三圈进站,那最后不知道轮胎还有没有(但这对于ver来说是更好的选择,他要守的话ham也不好进攻);如果他坚持在圈速明显下降之后再进站,那博塔斯会变成移动长城,虽然不知道这长城是不是纸糊的,但好歹有点用处。红牛这站比赛最大的劣势就是佩雷兹位置实在太远,如果他没有因为莫名其妙的掉电而被迫从维修区出发,其实是可以让红牛实施一些2v2战术的,而红牛后面要做的就是好好复习一下久违的双车战术怎么设计怎么执行的问题了。

  红牛的第二个失误就是没有坚决地招33进站,因为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跟车队说“我轮胎用完再通知你,现在先别招我进去”,我猜车队当时计划就是让他赶紧进去。如果红牛的战术线圈进站二停的话,那这口锅就要扣在炮哥的背上了。

  不管怎么说,炮哥的运气确实差了点,红牛其实也急需这次开门红提升车队士气,所以赛后他在TR里抱怨车队为什么不让他放开手脚跑完。其实如果他不听赛会的让车指令的话我想出发可能不仅仅是一个+5s这么简单,但在赛季刚刚开始的大背景下,第一个冲线分的实际意义。所以,bad luck,下次加油。

  不只是红牛,本周还有不走运的其他车队,比如某法国车队,比如换胎工迟迟不在状态的某迈凯伦,希望随着赛季的推进,中游集团能够再多一些向赛恩斯,阿隆索和瓦特尔三车厮杀这样的场面,这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